雲端的夢想鄉

廢材的牆角,碼字的無聊聚集地,正在努力學習畫畫中……

戰地之愛

利爪撕扯着眼前的一具骸骨,拍掉手骨,打碎肋骨,但是,这远远不够,张开巨口,尖牙狠狠的咬住了颅骨,但是硬度超乎了他的计算,但是这难不倒他。早已习惯这种场合的他加大了下颚的力量,随着“喀啦”的声响,颅骨粉碎了,而这一具骨头的机能,也终于停止下来。
但是,周围的骸骨和食尸鬼都还在四处活动着。
“啊!!!啊……!!”
就在不远处传来了惨叫声,德鲁伊循声看去,一个人类士兵被一个食尸鬼撞倒,四肢被紧紧的按住贴在地上,食尸鬼正专心地噬咬着对方的内脏。
士兵身体的抽搐越来越微弱。
“吼!!”怒火贯穿了德鲁伊的躯体,一个冲锋往前冲去,头上的牛角狠狠的刺入食尸鬼的身体,一个甩头把对方扔到了空中,肥大的巨熊身影跟着跳起,在空中疯狂的爪着这个毫无生命的生命。
尽管现在已经无法挽救那个士兵的生命,但是要让他的牺牲变的有意义!要打倒更多的敌人!
“嘭——!”已经软绵绵散架的躯干被深深的陷入地面之中,扬起了大片的雪花。
牛头德鲁伊低头哼出了一口雾气。
这是一个冰雪的平原,只是,原本雪白的地面之上如今只能看见一片血红,暴风雪呼啸着覆盖一切,然后上面又铺上一层新的血红,再被覆盖,再被染红,如此反复着。
风雪不停地吹打着德鲁伊的脸,但是这无法冷却这个牛头德鲁伊的怒火。细眯的双眼看着眼前激战的两军,狂吼一声,再次跃入了战场之中。
平原上杀声震天,联军和亡灵大军的厮杀持续着。

在德鲁伊回复意识的时候,自己正躺在一个山洞里,旁边还有两个血精灵。
“唔……”用手晃了晃脑袋,回想着倒下之前的事情。

满身伤痕的自己还在拼命的撕碎周围的亡灵,突然,军队吹起了撤退的号角,也对,没到和敌人一决死战的时候,该撤退的时候还是撤退吧。
联军开始撤退,亡灵军队也没有进行过多的追击,他们也损失了不少吧。作为首领,阿尔撒斯也肯定知道,在这种时候投入太过的兵力进行无意义的战斗是愚蠢的。
正在我以旅行形态奔跑时,一对哀伤的眼睛对上了我的视线。
心中一凛,加速往那边跑去。
当我到达时,发现一个血精灵女性正用手抱着昏迷的血精灵男性靠在石壁上。男性半边的身躯已经被血完全浸染了,而女性的右腿也明显受了重伤,左边肩头上明显的伤痕让她左手只能无力的垂在地上。
金色的波浪发已经失去了光泽,身体也在微微颤抖着。嘴张了张之后,咬住下唇,低下了头。
一定是想向我求救吧。毫不犹豫的变身成熊形态,驮起了二人。她似乎有点吃惊,不过很快就安静下来。
只是,走了没几步,我们的前面竟然出现了几个食尸鬼!
该死,这一定是被背上的人的血腥吸引过来的。
“咕……”我低吼着,这真是让人觉得麻烦的状况。
背上的力量突然弱了,我回头一看,血精灵松开了她原先抓着我皮毛的手。
这种举动……
你真的是惹怒我了!你竟然认为一个战士,一个德鲁伊,会扔下自己的战友不管么!
“抓紧我!!”我大声叫着。
她似乎被吓着了。楞了一下。
“抓住!”再吼了一次。
这才回过神来般,再一次用身体把男血精灵压住,右手抓紧了我的鬃毛。
“滚开!”一爪把冲过来的骸骨拍到了雪地里。
“都给我滚开!”爪击,撕咬,冲撞,身上的伤口逐渐的增多了。
口里的尸臭和血味越来越重,该死,让这些家伙的血来污染我的口,真是划不来啊。
好不容易冲出一条道来,晃晃悠悠的前进着。
疲惫的躯体在警告着我,不可能再继续走下去了。
感谢先祖之魂……就在我感觉要去见我死去的爷爷时,一定是大地母亲听到了我的召唤,在我视线的角落里,看见了一个岩洞。
摇摇晃晃的走过去之后,终于撑不住,失去了意识。

“呀……”虚弱的身体有点晕眩的感觉。
洞外的暴风雪依然在持续着,而洞内也没有任何可以生火的东西。
“呀,你还好吗?”德鲁伊回头时看见已经转醒的血精灵女性,微微的点了个头。看见对方并不开口,德鲁伊有点沮丧,问了句:“你,听的懂我说的话吗?”兽人语从牛头人口中流泻而出。
血精灵点了点头。
“那么,是不会说吗?还是……说不了话?”
血精灵保持了沉默。
德鲁依叹了口气,直起了身子。感觉到痛楚比起之前有所减轻。发现伤口经过了一些简单的处理。再偷偷地瞄了瞄依旧在昏迷的另一个血精灵,身上的伤口也进行了处理和包扎,女性大腿和肩口的伤口也停止了流血。
“等等,这些布是哪来的?”德鲁伊感到有些奇怪,仔细看了看眼前的血精灵,发现铠甲下裸露的皮肤,不禁皱了皱眉。这种天气,如果没有衣物的话,外面冰冷的钢铁很快就会紧紧的贴在皮肤上吧。更加冰冷的感觉就会传遍全身,每动一下钢铁撕扯着皮肤的痛感也会随之而来。
“我出去找找有没有可以吃的。”德鲁伊说着走出了岩洞,暴风雪如同针一样深深的刺入他的皮肤,牛头人晃了晃身子。
“呐,把这个穿上。”他把身上的皮夹克扔回洞里,变身成熊冲进了风雪之中。
可是,如同想象中的一样,满是大雪的平原之上根本就找不到食物。连棵树都没有,一根草都没有,要到哪去找食物啊。
迷茫的看着前方,德鲁伊在风雪中发着呆。
在外面游荡了不知多久,天色也开始转黑了,德鲁伊不得不往岩洞的方向走去。
“咦?”
踩到了什么东西?德鲁伊开始往下挖掘,结果,出现在他眼前的是几个人类与食尸鬼的尸体。人类的尸体已经残破不堪。
他眯了眯眼,喃喃的说着:“大地之母啊,请您注视着我的罪行吧……”

“呜……”
“Ned!”血精灵女性欣喜的注视着眼前的伤者,双手不知抱还是不抱,慌乱的在空中挥舞着。
“Lucy……”刚睁开的眼睛蒙蒙胧胧的看不清前方,但是熟悉的声音传入耳朵,让他挣扎着想要坐起来。
“Lucy……”拼命的将手探向空中,好不容易,触碰到了她的脸,一把绕过她的脖子,拥抱进怀里。
没有力气的拥抱,却胜过了热情的拥抱,Lucy也轻轻抱住了Ned的肩膀。
“能活着,太好了。”
没有过多的言语,两人闭着眼睛,就这样轻轻的拥抱着。
“咳咳……抱歉,但是你们不饿吗?”一个牛头的身影站在了洞口。
分开的两人稍微有点脸红的看着牛头人,没有瞳孔的眼睛里闪烁着高兴的流光。

小小的岩洞里没有任何取暖的措施,所幸的是暴风的方向并没有对着洞口,不过这样足够让洞里的3人发抖了。
“来,吃点东西吧,饿着肚子也不是办法。”
德鲁伊拿出了在外面找到的食物。
Lucy默默接过,轻轻点了点头,然后扳下一点,慢慢的放进了Ned的嘴里。看着Ned缓缓动起来的嘴巴,Lucy也笑了起来。
吃过食物以后,体力也稍微好了一点。Ned用那重伤的身躯对德鲁伊表达了谢意。
“感谢你的救助,德鲁伊。我是第2兵团的前锋士兵Ned,这位是Lucy,非常感谢你救了我们。”
标准的兽人语。
“哦,你会说兽人语啊,那就好办了,呵呵。我叫Rafuy,同样是第2兵团的,不过我是主力军的一员。”
Rafuy憨厚的笑笑。

无聊的时间,让他们聊起了自己的过去。
聊起了参加军团之前的日子。Ned与Lucy的相爱。
原本,只是生活在奎尔萨拉斯的两人,过着与其他血精灵一般,安静的生活。
没想过参加争斗,没想过被侵略,没想过,自己会拿起武器。
不过,日子总是喜欢给没想过的人带来意外的惊喜。
奎尔萨拉斯,被入侵了。
和许多人民一样,拿起了武器,为了保卫自己的家园而战。
在一次行动中,Lucy的队伍中了对方的埋伏,苦战了3个多小时,人员折损了近三分之二。这时,平时约好相互巡逻的队伍终于到达了,从外围突破杀开一条血路,救出了被围困的生者。
Ned和Lucy,第一次相遇了。
之后,比想象中平淡。在同一支队伍里朝夕相处,无数次的把自己的后背交给对方。慢慢的产生了信赖。
终于,某天,Ned拿着戒指对Lucy说。
我们结婚吧。
没有任何修饰,简单,直接。
Lucy脸红着,将嘴唇凑了过去。
军队为他们举行了简单的婚礼,长官允许他们退伍,但是他们坚定的说道
“为了更多的人和将来的孩子,我们要坚持到战争的胜利!”
于是,从抵抗,到组成联军攻上诺森德,两人立下了无数战功。第2军团的前锋里,无人不知的存在。
德鲁伊听过之后,为两人默默的献上了自己的祝福。被问到自己的过去,Rafuy笑了,只是这么说道:
“我小时候被我们的大德鲁伊说,这小子没法术天分,不过看他那么喜欢和动物交流,或许是块野性的料。
于是我就这样走上了野性德鲁伊的道路。”

话题逐渐聊完之后,岩洞里面安静下来。除了进食,睡眠,几乎没有任何的交流。洞外的风声几乎也成了唯一的声源。
“嗯……”看着几天以来毫不减弱的风雪,Rafuy皱了皱眉头。
手里的食物已经不多了,再这样下去的话,非要饿死不可。有冒险的必要。
回头看了看熟睡中的两人,Rafuy变身成巨熊离开了洞穴。

“Ned,Ned!”被声音叫了起来。
“怎么了?”
“那个德鲁伊不见了!我,我们被抛弃了吗?我们要死在这里了吗?”
“安静,安静Lucy,别怕。我们不是在一起吗?在一起有什么好怕的。”将妻子拥入怀中,呢喃着,“死亡也并不可怕,我们终于能休息了不是吗。那个德鲁伊还可以做出许多的贡献,没必要在这里陪着我们无意义的死去。”
“嗯……”不安的心情被拥抱化解,将额头靠上了对方的肩膀。“我们在一起。”
“对了,我这里还有点东西。”Ned费力的从自己的裤兜里掏出了一个干瘪的水瓶,“你也知道我是炼金师吧,这里还有点可以填饱肚子的液体呢,说不定运气够好撑到暴风雪结束呢。”
“你也,一起喝……”
“好。”
两人将袋中不多的液体一饮而尽,甜甜的感觉,不过流过胃那冰冷的感觉让两人不禁打了个冷颤。

“你说什么!”
两天之后,前线营地。
德鲁伊在长官面前咆哮着,鼻环不住的晃动着,粗重的喘气声说明了他现在的心情。
“我再说一边,我们不会为了两个人在这种天气下派出救援部队。这是为了其他人的性命而考虑!”
穿着铠甲,披着毛皮,满脸大胡子的矮人说道。帐篷里头只有一盆小火,还有其他几个指挥官,在他们中间摊开着地图。微弱的火光让地图看起来更加变幻莫测。
“德鲁伊,我佩服你的身手和勇气,我尊敬你,我也尊敬那两个被困的战士。但是!在这种天气下派出部队,无疑是叫他们送死!我不能让士兵们白白死在这种地方!”
“咕……”Rafuy把手指捏的喀喀作响,“我明白了,但是,能不能请你给我2个人10天分的食物!”
“你……!”矮人还想说什么,但被旁边一个穿着长袍的人制止了。看起来充满睿智的面容,微笑着对Rafuy说:
“孩子,你去吧,做你现在心里想做的。”
“是!”
背上两人10天分的食物,德鲁伊再次冲入风雪之中。

风雪停止了,大战再次来临。
战场中,一个女血精灵挥舞着双剑左冲有突,而胸前的两枚戒指,在剑光的照耀下,烁烁生辉。

“Ned,我好想睡。”
“睡吧,睡一觉就好了。”
睡一觉就好了?在这种环境下应该是叫人不要睡吧,Ned不是这么没常识的人啊,怎么会……
意识,远去了。

“睡眠药剂么……”
德鲁伊拾起了地上的水瓶闻了闻。看着用自己身躯为妻子遮挡了风雪,将身上所有衣物都紧紧包裹着她的他,德鲁伊用比对待酋长更虔诚的心情,为他下跪。


夢想鄉·羽 | 留言:0 | 引用:0 |
<<LOLI了…… | 主页 | 戰殤>>

留言

发表留言













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引用

| 主页 |